南昌起義槍聲背后

時間:2014/8/1 11:42:22 來源:河津新聞網 瀏覽次數:

 

八一南昌起義,人民軍隊的起點。重提這個熟得不能再熟的話題,許多人或許會認為又要講老故事了。然而,讀過本文,你就會發現,在南昌起義中,依然有著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那是一段值得永遠紀念的歷史!那是一段充滿著光榮與夢想、熱血與獻身的歷史!那是一段映射出千秋萬代的不死精神與非凡氣概的歷史!

 

誰倡導了南昌起義說到南昌起義,一個鮮為人知的問題是:誰最早提出了這次起義?

 

周恩來?葉挺?賀龍?還是朱德?

 

提及南昌起義,上述幾個名字最易被人念起。他們是南昌起義的參與者、指揮者。在隨后的革命戰爭中或建國后的國家發展歷程中,這些將帥叱咤風云,屢立功勛。但要說最早提出南昌起義的人,就不能不提到一位關鍵的歷史人物--李立三。

 

今天,說起李立三這個名字,在年輕人中鮮有人知;年長者中,許多人也只是把他和"左傾盲動"聯系在一起。

 

翻開《中國共產黨歷史大辭典》,在"李立三"條目中有這樣的記述:"蔣介石、汪精衛相繼叛變革命后,(李立三)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并擔任中共前敵委員會委員、革命委員會委員和政治保衛處處長"。然而,李立三并不僅僅只是南昌起義的參加者,他還是最早提出舉行南昌起義的人。

 

在中國共產黨早期年輕的領導者中,最先進入革命先驅孫中山視野的,有兩個人:一是毛澤東,另一個便是李立三。那還是在國民黨"一大"上,毛澤東和李立三以新加入國民黨的共產黨員的身份做發言。他們詞鋒激烈的雄辯,令孫中山和國民黨元老們印象深刻。李立三的發言單刀直入,大段大段地闡述自己的觀點,其中不乏率直批評國民黨的言論,博得了孫中山的贊許。李立三給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不止是雄辯與口才,堅決革命與性情暴烈也占一條。1922年春節,李立三回家探親。當時,他正在安源煤礦組織罷工,但家人并不知道這一切。父親李鏡蓉問李立三將來的打算,李立三答:"我要干共產!"李鏡蓉暴跳如雷:"你這是自己找死!人家督軍有那么多兵,那么多槍,你們幾個小娃娃,一千年也搞不成!"李立三堅定地說:"軍閥有槍,我們有真理,有人民。我們死了不要緊,一定會有更多的人起來革命。革命一定成功!"在安源煤礦的斗爭中,敵人懸賞600大洋刺殺他,李立三從容不迫,堅決主張用革命暴力回應反革命暴力,最終取得了罷工的勝利。安源罷工的勝利,劉少奇說"這實在是幼稚的中國勞動運動中絕無僅有的事"。好一個革命暴力回應反革命暴力!正是這個主張"暴力回應暴力"的李立三,提出了銘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的南昌起義。

 

時間倒回到1927年7月12日。中共中央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改組,將陳獨秀停職,指定張國燾、張太雷、李維漢、李立三和周恩來5人組成中央常委,代行政治局職權。臨時中央的主要工作是部署黨組織轉入地下和中央機關從九江撤退到上海,同時考察打回廣東以圖再舉的可能性。其中根本沒有南昌起義計劃。李立三到了九江后,利索地將籌劃撤退的任務變成了組織武裝起義。7月20日,在與譚平山、鄧中夏進行的九江會議上,李立三敏銳地分析了臨時中央"南下廣東"并不可行,轉而提出將一些可以爭取的部隊盡快集中于南昌,在南昌舉行起義!這就是南昌起義的最早提議。

 

起義的時間與地點

 

八一南昌起義,這個名字已經標明了起義的時間與地點。但大家熟知的"1927年8月1日"和"江西南昌",這兩個起義的重要因素,并非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熟悉這段歷史的人知道,南昌起義由于出現叛徒而被迫提前了,但追究起歷史細節來,恐怕能說清的人就不多了。

 

還要從李立三說起。第一次九江會議提出南昌起義后,李立三和鄧中夏立即上廬山向鮑羅庭、瞿秋白和張太雷匯報。瞿秋白和張太雷都是人們熟悉的中共早期革命領袖,這里需要點筆墨對鮑羅庭做個出場介紹。在共產國際派往中國的人物中,鮑羅庭是最得國民黨賞識的人,他與國民黨、共產黨的諸多高級領導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孫中山和鮑羅庭相識后,稱他是個"無與倫比的人";蔣介石所以能飛黃騰達、重權在握也離不開鮑羅庭的支持。他目光敏銳,思想深刻,面對當時紛雜的各種事件,常人會覺得眼花繚亂,而鮑羅庭卻能敏銳地分析出這些事件的歷史意義,并且從中判斷出局勢的走向。鮑羅庭還是個風度翩翩、極富個人魅力的人,連宋美齡也為他的風度所傾倒。后來蔣介石翻臉四處通緝鮑羅庭時,宋美齡仍然認為鮑羅庭是一個非同凡響的人。中共領袖也深受鮑羅庭影響。周恩來在廣東區委工作時曾經與鮑羅庭共事,他后來表現出來的近乎完美的工作作風與人格魅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受當初鮑羅庭的影響。孫中山死后的幾個月,鮑羅庭成了中國政局中最有權力的人物。作為共產國際派駐中國的代表,他的意見對中共中央至關重要。鮑羅庭就是這樣一個人物。聽了李立三關于起義的匯報,他用沉默不表態作為回答。而瞿秋白、張太雷則完全贊同。瞿秋白立即動身去漢口,向中共中央匯報。李立三等不及中央的指示,在7月24日召開了第二次九江會議上,決定葉挺、賀龍部隊于7月28日前集中南昌,7月28日晚舉行暴動。如果歷史照此發展,那人民軍隊今天頭頂的就不是"八一"軍徽了。再說中共中央。周恩來在武漢首先得到了李立三的報告,中共中央立即展開討論,最后同意舉行暴動。但認為理想的暴動地點是九江南潯。又是李立三挺身而出。他堅決反對把起義地點設在南潯,因為九江地區的軍閥部隊已經聚集,對起義不利。同時,準備起義的葉挺、賀龍部隊已經陸續開往南昌,在南昌起義勢在必行!

 

李立三說服了周恩來,起義地點確定為南昌,起義時間定為1927年7月30日晚上。再次干擾了起義按時舉行的是張國燾。7月27日晨,張國燾抵達九江,帶來了中央的最新意見。張國燾曲解了黨中央關于"起義要慎重"的意見,提出"應該爭得張發奎的同意",要求重新討論起義。第一個拍案而起的還是李立三!周恩來也拍案而起!周恩來事后對別人說,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拍桌子!當時,知道起義秘密的人過百,一些起義部隊正在調動,起義如箭在弦,已經無法阻止。最終,張國燾只得服從多數。于是,起義時間最后定為1927年8月1日凌晨。那是共產黨人最為困難的日子。毛澤東描述自己當時"心情蒼涼,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李立三在此時刻,決然提出并果斷堅持南昌暴動,貢獻巨大。

 

群英薈萃的暴動

 

南昌起義中,走出了一大批后來的人民解放軍將帥。1955年授銜的將帥中,有8位元帥、4位大將都與南昌起義緊緊相連,這還不算未被授予軍銜的周恩來等中共重要領導人。

 

這8位元帥和4位大將,并非都是直接參戰。1927年8月1日凌晨,在南昌指揮起義作戰的有3位:第二十軍軍長賀龍;指揮部參謀團參謀長劉伯承;第三軍軍官教育團團長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長朱德。8月2日拂曉,從回馬嶺又趕回了兩位:前委軍委書記聶榮臻;第四軍25師73團3營7連連長林彪。8月10日,時任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政治部準尉文書的陳毅從九江趕上來。起義時,在張發奎的第二方面軍內,還有兩位后來的解放軍元帥--葉劍英和徐向前。起義前,徐向前沒能和黨組織聯系上。起義爆發后,張發奎集合指揮部軍官宣布:"CP(共產黨)分子三天以內保護,三天以外不負責任!"當天晚上,徐向前就悄悄離開九江,去尋找黨組織,從此結束了他在國民革命軍的生涯。相比在南昌城頭指揮作戰的元帥們,葉劍英對于"八一"南昌起義的貢獻是秘密的,以至多年來很少為人所知。起義發動前,時任張發奎第二方面軍第四軍參謀長的葉劍英,利用與張發奎等人的關系,探知賀龍、葉挺等人將要被扣留,解除兵權。他馬上約了葉挺、賀龍、廖乾吾和高語罕4人到甘棠湖劃船。正是在這艘小船上,葉挺、賀龍得知了自己的危險處境,最終定下了起義的決心。南昌起義爆發后,張發奎手下不少將領主張派兵夾擊起義部隊。葉劍英再次獻計,建議張部跟隨起義部隊進入廣東,以"援師討逆"的旗號奪占廣東地盤。張發奎覺得劃算,便采用了這個建議。正是葉劍英的這個建議,使南昌起義部隊得以迅速打開了南下廣東的通道。南昌起義中還走出4位大將。陳賡大將,與周恩來共赴南昌組織起義,起義中負責政治保衛工作,后來起義部隊南下,他在賀龍的第二十軍3師6團任1營長。粟裕大將,起義時為十一軍的一名班長,起義中跟隨部隊警衛設在江西大旅社的革命委員會。許光達大將,時任第四軍炮兵排長。張云逸大將,時任第四軍25師參謀長,未暴露身份公開參加起義。他說服張發奎,讓共產黨員盧德銘出任第二方面軍警衛團團長,這個團雖然沒有趕上南昌起義,卻在后來參加了秋收起義。南昌起義當天,張云逸還掩護了共產黨員、25師73團團長周士第,使起義部隊又多了一支生力軍。

 

不熄的火種"八一"南昌起義無疑是光輝的,然而歷史絕非影視作品中那樣浪漫,起義部隊面臨了巨大的困境。1927年9月,起義軍在三河壩分兵,主力由周恩來、葉挺、賀龍、劉伯承率領,南下廣東潮汕,朱德率部留守阻敵。

 

在南昌起義的部隊中,還有一些特殊的參加者。他們或是共產黨員,或只是舊軍人,在起義失敗后,脫離了起義部隊。叛變與倒戈,令起義部隊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蔡廷鍇被人所知,一是因為他率領國民革命軍十九路軍在上海力抗日寇,二是1933年他在福建成立"中華共和國人民政府"。但很少有人知道,1927年的南昌起義部隊中,也站著高大魁梧的蔡廷鍇--任起義軍南下部隊左翼總指揮。蔡廷鍇是個作戰勇猛的優秀軍人,但他參加南昌起義卻并不是自愿的。當起義部隊南下途經賢縣時,蔡廷鍇趁亂清理了隊伍中的共產黨員,率部脫離了起義軍。蔡廷鍇率部出走使起義部隊南下計劃受到嚴重挫折。相比蔡廷鍇的出走,歐震的陣前倒戈更加致命。1927年9月,起義軍退至廣東潮汕,蔣介石麾下干將薛岳率部協同粵軍第11師陳濟棠部阻擊起義軍。雙方在湯坑展開了激戰。盡管后來湯坑之戰鮮有記述,但這場戰斗在南昌起義的歷史中卻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起義部隊奮勇作戰,將薛岳部4個團擊潰,包圍了薛岳的師指揮部,眼看就要全殲薛岳部。千鈞一發之時,起義軍葉挺部的營長歐震叛變,率部在陣前倒戈。薛岳抓住機會,與趕來增援的粵軍向葉挺的起義軍發動猛烈反攻。湯坑之戰的失利,使起義部隊南下廣東建立革命根據地、重新北伐的設想被徹底擊碎。

 

10月3日的流沙會議,是南昌起義的最后一次會議,會議由周恩來主持。當時他正發高燒,郭沫若回憶說,當時周恩來"臉色顯得碧青",將起義戰敗的原因作了簡單的總結。葉挺說:"到了今天,只好當流寇,還有什么好說!"黨史專家們解釋,葉挺這里所謂的流寇,是指開展游擊戰。血性賀龍慨嘆:"我心不甘!我要干到底!就讓我回湘西,我要卷土重來!"正在大家表態時,哨兵發現敵人尖兵,于是會議草草收場,眾人分頭撤退。混亂中,抬周恩來的擔架隊員也乘機溜走,周恩來的身邊只剩下了葉挺和聶榮臻,3人僅有的武器只是葉挺的一支小手槍。3人搭上一條小船,艱難地漂到了香港。起義失敗了,但它留下的火種卻并未熄滅。保留下火種的關鍵人物是朱德!

 

南昌起義爆發時,朱德的地位并不顯赫。那時,朱德手下兵不過500,頂多算一個營,比起葉挺、賀龍來相差甚遠。在三河壩完成阻擊任務后,朱德的部隊已損兵過半,這時又傳來南下部隊失敗的消息,部隊軍心渙散,各級領導紛紛離隊。營長、連長更是成群結伙地拉著部隊開小差,留下的人紛紛提出解散隊伍,隱蔽起來。

 

那真是一個異常嚴峻的時刻。朱德接過了這個幾乎沒有人再對它抱任何希望的攤子,通過他異乎尋常的執著,為困境和混亂中的隊伍指明了出路。

 

在天心圩軍人大會上,朱德鎮定地說:"大革命是失敗了,我們的起義軍也失敗了!但是我們還是要革命。同志們,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強!""中國革命現在失敗了,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暫時的。中國也會有個'1917'的。只要保存實力,革命就有辦法。你們應該相信這一點!"

 

朱德胸中的信心與激情火焰一般傳播給了剩下的干部戰士。在最困難、最無望而最容易動搖時刻表現出磐石一般的堅定性,使朱德成為這支部隊的領袖。他的主要助手是僅存的兩位團職干部:團級政治指導員陳毅,團參謀長王爾琢。

 

部隊被改編成一個縱隊,共800人。

 

 

 

這支部隊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建軍基礎,戰斗力核心。800人中,走出朱德元帥、陳毅元帥、粟裕大將等一大批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流名將,南昌起義的火種由此不滅。(新華網專稿/金一南)

相關內容
電動葫蘆
文章搜索
標題:

便民服務

  • 黃金投資:03596310992
  • 報紙廣告: 03595060822
  • 裝飾裝修: 13753902678
  • 家電維修: 13466960191
  • 名片制作: 13623590878
  • 開鎖中心:03595021007
  • 電腦培訓: 正在招商
  • 純凈水: 5066999
  • 賓館預定: 5066666
  • 訂飛機票:5033108

晉公網安備 14088202000008號

四大网球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