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廟那兩棵杏樹

●薛振堂

時間:2019/6/11 7:29:12 來源:河津新聞網 瀏覽次數:
    退休了,或許是累了,或許是倦了,亦或許是老了,越來越喜歡安靜了,喜歡一個人獨處,喜歡一個人的夜晚,寧靜而淡然。
    春天來了,看到了杏花,也讀了幾首關于杏花的詩,不禁想起了徐悲鴻的那句“白馬秋風塞上,杏花春雨江南”。說起杏花,詩人們都喜歡用杏花春雨江南來形容江南的美,但實際上江南很少有杏花的,杏樹多在我們北方栽植。
    對于杏花特殊的情感,還要淵源于我的童年時代,那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我家在村北的山神廟地里有兩棵大杏樹。山神廟的土地是我家解放前爺爺置下的老業,雖然土地歸公了,但這里的杏樹、柿子樹、香椿樹等還是歸我家所有。
    那兩棵杏樹,一棵長在麥田的中央,是一棵包子杏樹,樹干粗壯,樹冠碩大,杏子非常甜。不知道什么時候,樹干往南邊傾斜成四十五度。另一棵杏樹長在近溪渠邊,樹干不太高,杏子的品種我們叫做干碗子杏。除了我家的兩棵杏樹,這里還有鄰居的幾棵杏樹。
    每到春天,山神廟這里的杏樹就會開滿了粉白色的小花,花團錦簇,招蜂引蝶,美不勝收。從第一朵杏花開放時起,我就每天都跑到那兩棵杏樹下看,看又開了多少花,看結了多少果,小小的心靈里,滿是期待的欣喜。杏樹下,我笑著看花,奶奶笑著看我。
    到了初夏,杏子開始逐漸成熟,杏樹下的麥子,也開始變成金黃色了。這時候,每天早上奶奶就把我早早叫起來,喊我去山神廟去看杏,生怕那些不自覺的人偷杏。晌午的時候,奶奶就提著做好的飯送到地里,和我一起坐在嘩嘩流淌的渠水邊,坐在杏葉濃陰的杏樹下,一邊吃飯,一邊聊天。看著小麥就要成熟,看著杏子紅著半個臉,我和奶奶的臉上都綻放著幸福的甜蜜。
    麥子熟了,山神廟的杏子也熟了,奶奶和我一起摘杏子。我上到樹上用手摘,用夾桿勾,奶奶在樹下一顆一顆地往籃子里拾。由于杏樹太大,樹干太高,那些長在枝頭的零零星星的杏子我勾不到,奶奶就說,算了,別費事了,留給那些饞孩子吃去吧。
    后來,我長大了,上學了,奶奶老了,山神廟那兩棵杏樹也老了,我也再沒有和奶奶一塊兒去看杏摘杏了。再后來,奶奶不在了,山神廟那兩棵老杏樹也不在了。但是杏花飄香的那段歲月,我卻一直都無法忘記,那盛開的杏花,猶如奶奶的笑顏,那淡淡的杏花香,就這樣一直飄在我記憶的深處。
    想起那些如花般的歲月,已是那樣遙遠,誰也無法掌控匆匆流逝的時光,時光蒼老了歲月,也蒼老了容顏。那山神廟的土地早沒有了蹤影,如今變成了一排排的民居房。如今,又是杏花盛開時,我很是懷念山神廟那兩棵杏樹,懷念我那銀發飄飄、笑容可掬的奶奶。雖然韶華不再,時光已斑駁,但那些回憶卻在記憶里漸漸變暖。
    低眉間,又想起一首關于杏花的詩,“疏疏晴雨弄斜陽,憑欄久,墻外杏花香”。想著,想著,我抬頭望向了窗外,我的窗口正對著村北,那是山神廟的方向,當目光穿過遠處的燈火輝煌,我仿佛看到了那兩顆杏樹上的杏花在向我招手,此時,我仿佛聞到了春天的氣息。

    哦,晚上,我在夢中又站在山神廟那兩棵杏樹下,挺起胸,翹起頭,一朵一朵地數著那杏花,一顆一顆地數著那小小的、青澀的果實,它們在向我微笑…… 

相關內容
電動葫蘆
文章搜索
標題:

便民服務

  • 黃金投資:03596310992
  • 報紙廣告: 03595060822
  • 裝飾裝修: 13753902678
  • 家電維修: 13466960191
  • 名片制作: 13623590878
  • 開鎖中心:03595021007
  • 電腦培訓: 正在招商
  • 純凈水: 5066999
  • 賓館預定: 5066666
  • 訂飛機票:5033108

晉公網安備 14088202000008號

四大网球公开赛